疫情影响原因,一时风靡全球的熔喷布,PP熔喷布生产线,PP原料生产商,现在怎么样了?

疫情影响原因,一时风靡全球的熔喷布,现在怎么样了?


江苏春江镇255家关停55家,查封拆除设备326台


江苏省常州市滨江经济开发区春江镇对252家从事熔喷布制造的经营主体进行拉网式排查,截至4月20号,执法组共出动检查人员1048人次,累计检查106家,现场取缔25家,停业整顿71家,尚未开展生产10家。累计关停55家,累计查封90台生产设备,拆除离场设备236台,


熔喷布从“草根”到风口再走向浪尖


一直“坐冷板凳”的熔喷布,被突如其来又不断蔓延的疫情迅速将其送到了C位,推上了热搜。3月1日到4月30日,全球共验放出口主要防疫物资价格712亿元,其中就包括278亿只口罩。这件往日极为廉价的熔喷布一时间脱变为全球的“硬通货”。

 

暴利之下,人心涌动,大量投机者嗅到了金钱的气味,蜂拥入局熔喷布市场,中小型熔喷布生产企业短期内出现井喷现象,各种乱象不言而喻。面对此状况,国内陆续颁布政策严控熔喷布乱象,对于挑战政府底线的行为必利剑出击。不得不说,熔喷布的确创造了不少致富神话,也令更多盲目的投资者骑虎难下。机遇可以将人送至风口,也可以将其推下浪尖。但即使市场降温,现在熔喷布市场需求还是很大。


缺口巨大,熔喷布市场仍是风口


为应对需求,大型企业首当其冲,纷纷暂缓本行,转而造布。近期多氟多化工年产4000吨熔喷布投产、华仁药业改建年产1000吨的3条熔喷布生产线项、奥美医疗投资10亿元新建包含熔喷布的防护用品生产基地、中国石化年产1.35万吨的16条熔喷布生产线全部建成。



 

尽管各大企业正全力生产,但行业的缺口仍较为巨大,远远满足不了市场旺盛的需求。截止4月底,国内熔喷布产量在200吨/日左右,尚且无法完全满足国内需求,更不提国外巨大的出口空间。在国外疫情尚未消散的情况下,资质齐备的正规熔喷布企业仍可借此风口获利。相对的,那些急于收益的行业“菜鸟”梦中的印钞机,最终怕是逃脱不了幻灭为碎钞机的命运,难免唏嘘。


中国熔喷布发展史


前言

PP熔喷布生产线,PP原料生产商
PP熔喷布生产线,PP原料生产商



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,2018年,全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实际产量为5.35万吨/年,1.6米以上幅宽连续式生产线为136条,产量仅占所有非织造布产量的1%。相对而言,熔喷是所有非织造布工艺中一个“小而专”的种类,适于慢慢耕作,适合在某些细分领域做强。


熔喷法非织造布的起源


1954年,美国海军研究所为了收集上层大气中的放射性颗粒,开始研究气流喷射纺丝法,并纺出了极细的纤维,其直径在5μm以下,此举为熔喷法非织造工艺的起源。


20世纪70年代,美国Exxon Mobil公司将此技术转为民用,开始工业化生产,使熔喷法非织造布技术得以迅速发展。Exxon Mobil,Accurate Products, Biax Fiberfilm, Reifenhauser, 3M, Kimberly-Clark和Neumag(Nordson)等公司都为熔喷技术的发展做了一定的贡献。


我国对熔喷技术的研究也较早,20世纪50年代末,中国核工业部二院等机构就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;90年代初,中国纺织大学、北京超纶公司等单位设计出的间歇式熔喷设备,在国内陆续投产了近百台。熔喷布当时主要被用于电池隔板、过滤材料、吸油材料等领域,由于国内市场的局限,熔喷布的市场开发工作很慢,也很艰难。


1994年,天津泰达、江阴金凤、安徽奥宏(安徽奥美)分别从美国Accurate、德国Reifenhauser引进了3条1.6米宽幅连续式熔喷生产线。在此期间,天津泰达坚守了空滤/口罩市场,安徽奥美倾向于吸油材料市场,江阴金凤从德国进口了热轧机,开始了二步法SMS的市场,后来又进入了擦拭布的市场。在当时,天津泰达是国企性质,其余两家为集体企业,都经过了非常漫长的坚守和市场开拓期。


2002年,天津泰达又引进了第二条2.4米幅宽熔喷生产线;2004年,山东俊富从德国Reifenhauser引进了3.2米幅宽的熔喷生产线,主要定位于一步半法SMS产品。在此期间,江浙沪等地区也陆续投产了1.6米幅宽的国产设备,2003年“SARS”期间,投产较多。据中产协纺粘法非织造布分会统计,2007年,熔喷法非织造布实际产量仅为2.23万吨/年。


2003年,SARS疫情之后,由于对手术衣、防护服等医疗材料的需求增大,2004~2005年,国内陆续投产了SMS生产线,到今天止,SMS项目成功的只有2~3家。



1999年底,我国第一条SMS生产线由南海南新无纺布有限公司(现被贝里集团收购),从德国Reifenhauser公司引进SMXS样式,该线于2000年4月投产,至此我国开始了SMS在线复合产品的生产。2003年7月,PGI南海南新又在原来的“X”空位,增加了一个“M”熔喷头,使其可以生产SMMS复合产品。


以上表中为2005年我国SMS在线复合非织造布生产企业,当时南海南新可正式生产;湖北金龙正在市场和资金中挣扎,后来大部分股份被以色列公司Avgol收购;张家港骏马后又加入了一个熔喷“M”模头,可以生产SMMS产品,偶尔做熔喷产品;温州昌隆公司,试制成功后,开始卖SMS设备,同时也成立了无纺布生产公司,做PP纺粘、SMS、涤纶纺粘、熔喷等所有纺丝成网非织造布产品,是以上企业中,之后发展最成功的私营企业。


2018年,据中产协统计,在线复合SMS非织造布生产线全国已有123条,实际产量为63.5万吨/年,经过13年发展,契合了当初2005年对熔喷市场的预判,产量最大的市场将是SMS复合非织造布系列。


2007年,3M公司在国内开始推广双组份吸音材料;同期,天津泰达也陆续推出了双组份吸音材料产品。2008年~2010年,安徽、上海、温州、广东、江苏、河北等地陆续上了近20条1.6米双组份吸音材料生产线,包括芜湖跃飞、温州布森、上海捷英途、广州三泰、台湾新丽(河北/杭州)等公司。自此,熔喷吸音材料生产线在全国汽车主机厂集中地区陆续投产。


2012年,上海称道投产其公司第一条熔喷吸音材料生产线。2014~2017年,全国投产达到高峰,上海、重庆、河北、广西、广东等地陆续投产了若干条吸音材料生产项目。截至2018年,全国统计熔喷吸音材料生产线条数已达到了60条左右,近30家企业生产。


吸音材料在汽车领域应用,使得其成为熔喷领域较大的应用市场,值得记录一下这段发展过程。


2009年,甲流H1N1疫情期间,国内也陆续上了熔喷生产线,那时口罩的“心脏”只要是熔喷就行,很多口罩厂家没有级别的概念。


甲流H1N1事件后,熔喷法非织造布在口罩领域的应用,降到了冰点,开工率普遍在50%以内,熔喷口罩滤材用了3年时间,市场才稍微有些恢复。之后,熔喷口罩滤材一直在消化疫情期间产能,在小圈子内一直不温不火的陆续投产。2010年~2018年,包括江阴、张家港、昆山等苏南地区,湖北仙桃、苏北宿迁、安徽桐城地区,市场自发的,在小圈子内投产了10条生产线。2015年底,江西天滤投产第一条生产线,填补了江西省的熔喷空白。


2015年初,《柴静雾霾调查:穹顶之下》的播出让上亿人知道了雾霾的危害,硬生生直接催生出“雾霾口罩”这样一个应用领域。空气净化器的大量应用,让更多的净化器厂家直接开始介入熔喷领域。2015年~2018年期间,深圳中纺、天津泰达、山东俊富、邯郸恒永等公司进入高效低阻领域,江苏亿茂、上海名冠、浙江金海、陕西科达等企业,这期间也陆续上了1.6米幅宽熔喷生产线。


雾霾概念下,熔喷行业也得到了快速刺激。2019年,空气净化器领域的熔喷布,一地鸡毛。记一个小插曲,净化领域“熄火”,深圳中纺和重庆再升的利润对赌协议中,创始人团队直接输掉了公司控股权,重庆再升直接占股比例达到74%左右。


熔喷的应用市场,除口罩滤材、吸音材料两个大类之外,其它应用领域包括空气过滤、擦拭布、吸油棉、液体过滤、保温材料等都更小众,细分领域更窄,更专业。


SMS系列复合非织造布在国内的发展,是另一个分类,得益于医疗和卫材领域的增长,其在中国的发展历史需要专门另写,这里面的故事也更精彩。



2020年2月,以上所有应用领域的熔喷生产线全部进军到口罩领域。


2020年3月初,吸油棉已经无法订到,吸音材料只有一家企业生产。


2020年,新投产的熔喷生产线如下:


2月28日南宁侨虹新材料,将2019年的孖纺项目中的木浆系统停掉,生产出了医用级别熔喷材料。


3月2日,宜宾丝丽雅试产熔喷,3月8日达到日产量1吨。


据相关新闻报道,2020年3月6日,中石化2条熔喷生产线在燕山石化厂房投产,并在6日23时~8日23时进行了网络直播。仪征石化生产线预计4月15日、5月底陆续投产,总计10条熔喷生产线,用于口罩用途。


上海、江苏、湖北等地也陆续投产了若干条生产线。




预计5月份,全国将会投产更多的生产线,从设备厂的订购资料显示,至少200条生产线已付定金,能不能按时投产?投产之后,新线何去何从?


天佑中华,疫情基本接近尾声。


人生百态,世间万象,神仙、妖怪粉墨登场,台上的还在卖力表演,台下看热闹的已陆续撤场了。


乱哄哄,2020年春天开启的一场大戏,也快尾声了吧?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